增持ST梦舟3580万股的幕后大佬究竟是何人?



从一位初入研究行业的研究员晋升为计算机行业首席分析师需要几年?从行业首席分析师晋升为评选上榜的明星分析师还需要几年?


国盛证券计算机行业首席分析师刘高畅仅仅用了五年的时间,便完成了上述两个阶段的成长。


近日,这位“90后”明星分析师接受上证报独家专访,他认为,计算机行业目前正处于好公司的春天。


“科技永远预示着未来,但没有人能完整预测未来,我在做研究时,会对任何科技周期说法保持半怀疑的态度。”


虽然计算机板块3月以来回撤较大,但是年初至今的区间涨幅(据东财Choice按流通市值加权平均)可见,计算机板块仅次于农林牧渔排在申万一级行业板块第二位,可见计算机板块的赚钱效应比较突出。


在计算机细分领域中,硬件还是软件更有机会“赛出成绩”?刘高畅表示:“整个计算机行业可分为硬件和软件,但是看公司的价值时,并不是看软还是硬,而是要看企业的核心壁垒,看成长性,看企业长期经营的稳定性。”


刘高畅认为,短中期来看,计算机硬件占据很大优势。因为从景气度的角度出发,信息技术创新、5G的创新和国产替代均处于爆发阶段,云计算的上游则在全球范围内呈现高景气度。


“软件相对来说更具有完美的商业模式和护城河,因为软件一旦形成云应用,形成使用习惯,形成一种生态的方案,它就会具有非常强的护城河和持续性,简单说就是生意可以做得特别长,就会产生一定的消费属性。所以中长期来看,软件的商业模式还会更好,机会也会更大。”刘高畅分析说。


刘高畅选出了他目前最看好的3个计算机行业细分领域。他说:“目前来看,选择股票在兼顾大赛道的同时,也要考虑产业景气度加速的特征,具体有三个方向,一是云计算的上游;二是信息技术创新,也就是所谓的安全可控;三是 5G的应用。这三点各自体现的产业周期、预期周期、产业节奏是不一样的。”


刘高畅分析,云计算的上游是一个完美适合机构配置的景气度加速的领域。因为对于云计算上游而言,它面临的下游行业并不只是云计算,还包括5G、AI等方向,所以大科技周期的发展非常有利于云计算上游需求的提升。


为什么看好信息技术创新?刘高畅表示:“我们已经意识到中国很多种基础软硬件的发展已经到了可以替代的程度,同时政府也有意愿进行国产替代,而且国际局势也促使我们进行国产替代。与去年相比,今年的信息技术创新已经进入到真正落地的阶段。这时候再结合估值,结合产业趋势,应该能挑选到非常好的投资机会。”


第三个高景气度的领域是5G应用,刘高畅分析说:“5G应用是我们国家抢在全球前列进行的科技代替大更换。从去年下半年开始,整个通信领域5G的上游即基站建设已经开始了投资。今年,我们认为在5G中游即5G中周期的一些配套设备,包括5G下游的一些应用,如超高清、VR、云游戏等领域会开始见到契机。”


刘高畅强调:“在讨论拐点的时候,需要把北京安全响应级别下调、复产复工加速这一因素考虑进去。因为计算机行业的‘内需+投资’属性很强,受外需影响实际上没有特别大。因此一季度影响计算机行业公司业绩的原因很大程度上是项目实施受阻,而不是内需和投资的逻辑发生了变化。更进一步讲,在消费和出口受疫情影响的背景下,国家在内需和投资方面的意愿应该是增强的,再加上北京的复产复工加速,计算机行业的中期逻辑其实非常好。”


此外,刘高畅补充分析了几个促进计算机行业迎来拐点的原因。第一,中期五大主线:5G应用、信创、云计算、医疗、金融IT共振,产业持续有望加速。第二,疫情对全球经济压力会推动逆周期政策不断演进,历史上这个阶段为计算机Beta(β,贝塔)最佳时间。


“我目前并不认为计算机行业有整体板块性的投资机会,但是目前从估值角度、从产业趋势、从阿尔法环境以及大的贝塔环境也不太差的角度出发,好公司一定会越来越有溢价,计算机行业整体上正处于一个好公司的春天。”刘高畅总结。


在2020年过去的时间中,科技股既经历了“扶摇直上”的行情,又度过了“飞流直下”的回撤,那么2020年是否仍是科技股的大年?在刘高畅看来,2020年不是科技股的大年,而是一个承上启下的年份。


刘高畅说:“从大的科技周期来看,我认为科技股行情还在延续,但为什么说是承上启下呢?因为科技股的投资一定是有预期的,会经历过高的预期被消化,然后产业推进的一个过程。去年这种预期膨胀相对来说比较高,所以估值也拔得相对高一些,今年应该是实打实的一年。另外,从贝塔因素出发,全球流动性比较宽松,回溯历史,在全球流动性增强的背景下,如果经济下行不太严重的话,资金会稳固地投入一些先锋类的成长资产。”


机会总是与风险并存。在进行科技股投资时,刘高畅说:“大的行业风险和个股的风险,是不一样的。”


对于行业的风险识别,刘高畅分享了三点。首先,警惕整体的市场风险,因为市场风险一旦出现时,计算机板块大部分时候会调整更多。其次,政策类的风险,在分析细分子行业时应该尤其注意政策实施是否达到预期或者发生变动的风险。第三,科技周期被证伪的风险。刘高畅表示:“因为科技永远预示着未来,但没有人能完整的预测未来。我在做研究时,会对任何科技周期时刻保持半怀疑的态度。”


对于个股的风险,刘高畅表示:“第一,对于小公司来说,可能存在战略预期定得过高,但结果低于预期的风险。第二,公司业绩阶段性不能兑现的风险。第三,部分公司可能存在长期业务有一定道德风险,比如太过垄断,或者太过于依靠政策,这都不是长久发展之计。”


发现自己推荐的公司关键逻辑发生了改变,或者客户持仓的个股出现了一定风险,刘高畅也会诚恳地进行提示。为人坦诚成为他获取客户和投资者信任的源泉。他说:“我希望大家一起开心地赚钱,提示风险短期可能会面临一定压力,但是中期会获得理解,长期而言会获得信任。”


对于分析师的专业能力和研究逻辑,刘高畅表示:“做研究时,我思考的根本从来都不是交易,而是公司真实的成长。因为研究员推荐的公司,影响的往往是大资金,大资金很难赚到交易的钱,最后赚的一定是公司成长的钱。我会在看公司时,稍微看得长远一点,看一年或两年之后这个公司还有没有安全边际。”


被问及个人成长为何如此迅速,刘高畅表示:“对自己诚实,对客户诚实,对自己研究的行业和研究工作也足够诚实,然后保持好奇心,不断从经典著作、从各类风格的投资高手、从市场本身去学习,便可以快速形成研究的框架和体系,也可以交到志同道合的朋友,这应该是推动分析师快速成长的一些因素。我很荣幸可以和年轻的计算机行业一起成长。”


最后,刘高畅说:“我虽然从事研究工作的时间还不够长,但是获取的信任已经比较多。我会坚持认真做研究的风格,不断完善自己的逻辑体系,以赢得更多、更持续、更长久的信任。”


上一篇
国盛证券计算机行业首席刘高畅:看好云计算上
下一篇
壳不值钱了 ST概念股扎堆“一元区”
  • 版权声明: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2020-05-17发表于 科技栏目。
  • 转载请注明: 增持ST梦舟3580万股的幕后大佬究竟是何人? +复制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