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信投顾:四大指标显示做多动力不足 下周



5月14日,乐视网信息技术(北京)股份有限公司(乐视网,300104)公告称,该公司当天收到深圳证券交易所下发的《关于乐视网信息技术(北京)股份有限公司股票终止上市的决定》(深证上【2020】405 号),深圳证券交易所决定终止公司股票上市。


根据《深圳证券交易所退市公司重新上市实施办法(2018 年修订)》规定第二条,深圳证券交易所创业板不接受公司股票重新上市的申请,因此公司股票退市后,将不能重新上市。


这距离乐视网因2018年度经审计的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期末净资产为负值,公司股票被暂停上市,过去已满一年。距离乐视网上市,则已经过去了将近10年。


这10年间,乐视网经历了中国视频网站上市第一股,“七大生态”全面扩张,千亿市值领跑创业板等一系列风光,也经历了资金链断裂,投资者上门索债,创始人贾跃亭遁走美国的不堪。


现如今,乐视网走向“老三板”,已无复活可能。对于投资者而言,剩下的是梦想彻底窒息后的一地鸡毛。


上海创远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许峰律师对澎湃新闻记者表示:“乐视网是资本市场浮躁期的典型代表,走到今天退市,给了市场和投资者以及乐视网本身的相关主体十分惨痛的教训,希望代价不要白白付出,若此,乐视网在退出资本市场的同时也算是为资本市场作出一点贡献了。”


乐视网成立于2004年11月,2010年8月12日,在创业板上市,曾是唯一一家在中国上市的视频网站,也是最早宣布盈利的视频网站。


在上市后的10年间,乐视网一路跑马圈地,业务板块也从早期的视频网站逐渐扩张到影视制作、电视、手机、体育版权营销。再到后期,贾跃亭的目光开始投向汽车市场,不仅收购了国内最早的网约车平台易到,还在国外收购了部分新能源汽车品牌,他目前最大的资产FF也是当年置下的产业。


当年的乐视网和它的创始人贾跃亭一样,习惯了生活在镁光灯下。回看当年的有些镜头,会显得有些虚幻。


比如,2013年5月,贾跃亭以“贾布斯”的一身装扮,在五棵松体育馆发布乐视超级电视,正式开始讲述乐视的生态故事。“平台+内容+终端+应用”,乐视的生态梦,从一开始就做得很大,而且个个都是烧钱大户。


其中,乐视影业是贾跃亭与原光线影业创始人张昭一起于2011年创立的,该公司定位为“互联网时代的电影公司”。乐视影业参与出品过《小时代》《消失的子弹》《敢死队2》等电影。贾跃亭曾试图作价98亿元,将乐视影业注入乐视网,但未能成功。


贾跃亭的汽车梦也做得很早。2014年12月,贾跃亭宣布了乐视“SEE计划”,将打造超级汽车以及汽车互联网电动生态系统。2016年9月,乐视系创始人贾跃亭在一场活动上宣布乐视汽车获得10.8亿美元融资,投资方包括联想控股、民生信托等。但数十亿上百亿的投入过后,至今外界也未等来乐视汽车量产车型的上市。


2014年3月,乐视体育正式成立,2015年5月以28亿元估值完成A轮融资。2016年3月,乐视体育完成B轮融资,投资款共计78.33亿元,投后估值达到205亿元。因为斥巨资购买了大量赛事版权,但最终的回报却远未达预期。在乐视系资金链锻炼之后,这些生态无一例外,均被低价甩卖。


乐视超级手机于2015年4月发布,当时正是贾跃亭高呼:“让我们一起为梦想窒息”之时。这款号称不靠硬件挣钱的手机,曾经创下行业最快卖出500万台的销售记录,截至2016年共完成了约2000万台的出货。但不挣钱的硬伤却无法回避,仅2016年11月,乐视手机资金链危机爆发之初,乐视对两家零部件供应商仁宝及信利的欠款就合计高达7亿美元。


贾跃亭为乐视构建了内容、大屏、体育、云、手机、金融、汽车七大生态,覆盖了当时最时兴的行业,但真正赚钱的没几样。乐视靠发布会和生态梦维持着它的估值,也因此被戏称为一家“PPT”公司。


这样一家公司,在2016年行业性“钱紧”之后,快速垮塌。银行申请财产保全,供应商上门索债,贾跃亭额承认七大生态扩张终结。而乐视已经走到崩溃边缘。


外界曾经总结过,乐视系的资本腾挪之术:用上市公司A股高位套现+A股增发+A股质押,变现——借给上市公司+投入其他生态子公司+撬动生态子公司的融资——生态子公司通过“生态关联业务”,把利润做进上市公司推高股价,亏损做进生态子公司——推高股价,继续A股增发+A股套现+A股质押融资……”


如此循环往复。核心之一是乐视网要维持高股价,能够完成增发套现,还能为关联公司质押担保。这也为乐视网的退市埋下种子。


可见的是,乐视网曾多次解释,导致乐视网业绩大幅下降的主要原因包括“百亿违规担保案”以及“大股东及其关联方债权无法得到偿还”等。


乐视体育文化产业发展(北京)有限公司(乐视体育)2014年从乐视网独立,随后在2015年和2016年完成A轮和B轮融资。由于乐视资金链危机影响,乐视体育运营情况急转直下,乐视体育未能完成在2018年上市的承诺。


乐视网在2019年年报中指出,由于乐视体育未能完成在2018年上市的承诺,报告期内关于上市公司违规对乐视体育股东及乐视云股东担保案件,上市公司根据2019年上半年案件判决及进展情况,基于审慎性考虑,计提乐视体育、乐视云案件负债约98亿余元。


早在2019年5月,乐视网相关负责人就回应说,“对于凭空而来的100多亿的债务,如果最终坐实,公司将毫无回生之力,破产重整、资产重组、债务重组等都不再存在实施的基础,只有破产清算一条路,公司之前所有努力全部灰飞烟灭。”


然而,自2019年5月开始,不论是乐视网还是贾跃亭方面,都在极力撇清与百亿元回购责任的关系。


2020年5月12日,在全景网举办的2019年业绩说明会上,乐视网董事武宝雨表示,自2018年至今,乐视网与大股东及关联方已经进行多次谈判,但由于解决方案的落地和执行依赖大股东的处理意愿和实际执行,因此乐视网与大股东及关联方债务处理没有任何进展。


乐视控股却表示,乐视网公司债务中贾跃亭担保的金额约30亿元,且贾跃亭此次的个人债务重组计划中已经包含了乐视云担保案的债务以及乐视鑫根并购基金的连带债务。


2016年10月,乐视体系资金链危机爆发。贾跃亭找到的最大援兵,是山西老乡孙宏斌。


2017年1月份,孙宏斌携150亿元入股乐视网、乐视致新和乐视影业三家公司。融创成为乐视网第二大股东。紧接着,2017年5月,贾跃亭辞任乐视网总经理。2017年7月,贾跃亭辞去乐视网董事长之位,出走美国,融创董事会主席孙宏斌成为乐视网董事长。


2018年3月,孙宏斌辞任乐视网董事长之位时,给出了判断:乐视网现在只有三条出路:第一是破产重整,第二是卖资产还债,第三是退市,无论是走这三条路的任何一种,股价想维持在一个好一些的价格都很难。


乐视网在2018年半年报发布时,就出现了净资产为负的情形,从那时起,乐视网每隔5个交易日就会发布“存在被暂停上市风险”的提示性公告。深陷债务危机、业务全面收缩的乐视网,并未能够在2018年看见曙光。


2018年12月19日,乐视网就发布公告称,不再将原控股子公司乐融致新电子科技(天津)有限公司(乐融致新)纳入公司财务报表合并范围。当初最受待见的资产,不出意外地纳入融创麾下。


再往后,双方的合作只剩下仅存的一些有价值资产的切割分配,更多的则是口水和官司。


乐视网股票自2019年5月13日起暂停上市。自那时起,融创系高管开始陆续退出乐视网,32岁的刘延峰并无视频网站工作经历,则接过了乐视网董事长、总经理、财务总监甚至董秘等一系列职务和职责,承担乐视网退市整理期的一系列收尾事宜。


5月12日,乐视网董事长刘延峰表示,截至2020年5月8日,贾跃亭持有公司9.20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23.07%,贾跃亭虽然全部股份被冻结,大部分股份被质押,但其目前仍是公司的实际控制人。


但贾跃亭控制的乐视控股5月14日则在其官方微信公众号“乐视生态”上发文称,贾跃亭早已不实际控制乐视网。


5月14日,深圳证券交易所发布《关于乐视网信息技术(北京)股份有限公司股票终止上市的公告》显示,自2020年6月5日起,乐视网股票交易进入退市整理期。退市整理期届满的次一交易日,深交所将对乐视网股票予以摘牌。


乐视网董事长刘延峰在5月12日宣布,截至2020年3月31日,公司股东总数约为28万人。


根据深交所规则,退市整理期为30天,期间可以进行交易,理论上来说,这是自2019年5月13日起暂停上市停牌后,28万股东唯一的出逃时间。


5月12日,在2019年度业绩网上说明会上,乐视网董事长刘延峰表示,如果公司退市,公司将在老三板市场持续经营。在继续保持持续经营能力的基础上,公司将努力争取恢复重新上市。


不过,根据《深圳证券交易所退市公司重新上市实施办法(2018 年修订)》规定“第二条 本所创业板不接受公司股票重新上市的申请”,深圳证券交易所创业板不 接受公司股票重新上市的申请,因此公司股票退市后,将不能重新上市。


三板市场全称“代办股份转让系统”,主要为退市公司提供继续流通的场所,目前已经退市的几十家公司在老三板进行交易。但自从2012年建立重新上市制度后,退市的重新上市的公司少之甚少。


不过,也有证券从业者告诉澎湃新闻记者:“乐视网退市是个好事情,这能改变A股的生态,让更多的优质公司获得更多资源。”


上海创远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许峰律师告诉澎湃新闻:“乐视网虽然退市,但乐视网及相关主体还在被证监会调查,虽然退市本身投资者无法提起索赔,但是如果证监会对此前涉嫌的违规查实并处罚,符合条件的投资者届时可以发起索赔,被索赔主体除了乐视网,还可能包括贾跃亭,以及其他董监高、中介机构。投资者的权利意识、股东意识越来越强,也希望那些进入资本市场公开融资的企业家,能够对资本市场、对公众投资者多一些敬畏。”


2008年8月1日,乐视网进行首次战略融资。汇金立方、同创伟业、深创投等参与投资。


2014年12月,贾跃亭宣布了乐视“SEE计划”,将打造超级汽车以及汽车互联网电动生态系统。


2017年7月,贾跃亭辞去乐视网董事长之位,出走美国造车,融创董事会主席孙宏斌成为乐视网董事长。


2018年1月23日,乐视网宣布收购乐视影业的资产重组失败,1月24日起乐视网复牌,一连收出11个跌停。


2018年3月14日,孙宏斌辞任乐视网董事长。孙宏斌表示,乐视网现在只有三条出路:第一是破产重整。第二是卖资产还债。第三是退市。


2020年4月26日,乐视网发布的2019年年报显示,2019年全年公司实现营业总收入4.99亿元,同比下降67.99%;实现归属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112.79亿元,同比下降175.39%。其2019年归属母公司净亏损112.79亿元。


上一篇
大基金二期拟15亿美元增资中芯南方
下一篇
天瑞仪器拟定增募资不超5亿元 加速环境治理领
  • 版权声明: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2020-05-17发表于 科技栏目。
  • 转载请注明: 天信投顾:四大指标显示做多动力不足 下周 +复制链接